不给美国机会?集安组织雷霆出兵哈萨克斯坦

直新闻:中亚近邻哈萨克斯坦出现十年来最严重的政局动荡,目前该国部分地区已实施紧急状态,最大城市已展开官方所称的反恐行动,你对此有何观察?

特约评论员 管姚: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今天(6日)在回应有关哈萨克局势的提问时强调,中国相信哈萨克政府能妥善解决问题,希望当地局势能够尽快稳定下来,但我们现在从各方收集的最新信息看,哈萨克之乱目前还在持续。

做一个快速梳理,总统托卡耶夫昨天(5日)宣布全国实施14天紧急状态,晚间实施宵禁,目前哈萨克全国也已断网,手机服务受限,今天(6日)哈萨克股市停盘,银行机构也全面停业。托卡耶夫宣称在最大城市阿拉木图展开反恐行动,他还指责“terrorist bands” 即所谓“恐怖分子团伙”冲击阿拉木图机场,占据了几架国际班机。但据俄罗斯塔斯社的最新报道,目前政府方面已恢复对机场的控制。

哈萨克这一轮局势动荡的直接导火索是液化石油化价格上涨,上周末率先在西部州份掀起示威冲突,进而失控蔓延全国,暴力冲突持续升级,对包括阿拉木图市府大楼在内的诸多公权力机构冲击加剧,导致至少13名警察与军人丧生,300多人受伤。

除实施紧急状态,总统托卡耶夫也采取了一系列非常行动,包括叫停燃料涨价,液化石油气恢复旧价格,甚至已低于示威者诉求;改组政府,接受包括总理马林在内的内阁总辞,解职国务秘书库舍尔巴耶夫,任命第一副总理斯麦罗夫代总理至新政府重组成功;改组哈权力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哈萨克开国总统且至今仍在政坛保持巨大影响力的纳扎尔巴耶夫及其亲侄子,已失去国安会正副主席的位置,作为纳氏继承人的托卡耶夫总统,已宣布兼任国安会主席,并在昨晚召开了紧急国安会议。

目前年过8旬的纳扎尔巴耶夫并未发声,鉴于抗议者已将矛头指向“老人政治”,他会不会像邻国吉尔吉斯开国总统阿卡耶夫一样,在本国抗议示威声中选择流亡俄罗斯,这恐怕是接下来对哈国局势走向的一个重要观察点。

直新闻:集安组织已应邀向哈萨克出兵,集安组织最新声明称,俄维和部队首批队伍已开始在哈萨克执行任务,你对此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管姚:作为集安组织6国俱乐部成员,托卡耶夫昨晚在召集哈萨克紧急国安会议时宣布,已就出兵协助应对“恐怖威胁”向集安组织提出正式请求,仅仅一天过后,俄维和部队首批队伍就已现身哈萨克斯坦,确实是雷霆出兵,但也从另一个侧面见证,哈萨克方面管控局势压力山大,亟需借助外部力量。

俄方今天凌晨1时刚过在克林姆林宫网站发布的集安组织出兵声明非常简短,并没有提及维和部队出动规模,仅强调哈萨克斯坦正面临国安与主权威胁,一定程度上因外部干预激化,声明强调,维和部队只会在“有限时段”内派驻,将协助稳定哈萨克局势作为最大目标。

当然外界也注意到,目前俄罗斯正在就乌东局势与美西方展开激烈博弈,普京总统已划定安全红线,俄方也已向美方正式提交“安全保障”清单,下周俄将先后与美国、北约及欧安组织举行安全保障对话。正是在此背景下,卡耐基莫斯科中心资深研究员亚历山大·鲍诺夫昨天在脸书发帖分析,目前俄罗斯东西两翼同步经历动荡,俄方经不起战略分心,这实际上意味着,集安组织速战速决,以最快速度帮助哈萨克斯坦控制局势恢复稳定,也是俄罗斯方面的战略刚需。

直新闻:就哈萨克斯坦之乱,白宫否认插手,倒打一耙指责俄罗斯散布虚假信息。你对此又如何分析?

特约评论员 管姚:此前希拉里在任国务卿时,就曾公开鼓吹,美国必须要找到切实办法,来放慢乃至阻止俄方将独联体国家“re-Sovietize”所谓“再苏联化”,当时她点名举例的国家,正是中亚最富的哈萨克。加上哈萨克本身的资源优势,作为原油天然气富产国,该国上月原油单日产量达到190万桶,美国一直将哈萨克作为重点经营方向,目前埃克森-美孚、雪弗莱等美国原油巨头,都在哈萨克西部油气产区有巨额投资,其中由雪弗莱牵头的联合体对Tengiz油田的投资高达370亿美元,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单一能源投资项目。

其实我们也看到,引发哈萨克之乱的抗议示威,最初正是在西部爆发的,这期间有无关联,很值得关注。白宫发言人倒打一耙,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声称哈萨克是值得珍视的伙伴,是所谓“valued partner”, 美方正密切关注局势,敦促各方找到解决国家危机的和平之道云云。

美方表态冠冕堂皇,但从过往策动海外“颜色革命”的一贯劣迹看,美方不排除会借机对哈萨克局势加大干预力度,甚至也不排除将其作为对俄方施压掰手腕的又一个博弈工具。因此,哈萨克局势能否尽快稳定下来,美方取态与作为是最大的外部不确定性,也是一个最大变量。

作者丨管姚,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特约评论员